信游荣誉 主页 > 信游荣誉 >

基于价值投资视角的传统证券风险定量分析思考

发布时间: 2019-11-18 10:29  浏览次数:

传统的证券风险分析将不可避免地与一个与其不一致的概念相关联,即收入。与此同时,西方传统经济学中的风险与回报之间存在着这样的函数关系,即使在一些传统的经济学教科书中也是如此。为了简化二者之间的关系,作者简单地将两者分类为完美的线性关系,即风险与收益之间的一对一数学关系,并存在这样的逻辑风险,即奖励或者好处越大,反之亦然。甚至略微尊重事实的经济学教科书也使用高等数学中的线性回归方法来回归两者之间的关系,从非线性到一对一的线性关系。除了基于补偿或收入的风险的学术分析外,在国外或国内人群中,两者之间的关系也有类似的表达。例如,在中国普通民众的口中有一种说法,即“富裕和危险”是正确的对这种关系的简单理解。

因此,传统证券风险分析的来源显然来源于补偿分析。

传统的证券风险理论认为证券的总风险=可分散风险+不可分配风险,其中多元化风险主要是指个别证券的风险,不可分配风险是指市场风险。介绍传统证券风险量化的两个重要指标 - 标准差和beta。

一,标准差。传统证券风险理论认为,个人证券的风险可以从个别证券收益率的起点进行分析。金融投资专家已经引入了一种衡量证券收益率波动性的定量分析,从高等数学 - 标准差来判断个别证券的风险,然后确定不同投资的相同预期收益率和不同的预期收益率。选择。计算步骤如下:第一步是确定各种市场需求下各种需求的发生概率;第二步是计算预期收益率,这基本上是各种市场需求的收益率的加权平均值。第三步是根据标准差的数学公式计算标准差,σ=[Σ(ri-ω)2×Pi] 1/2其中ri是第i个证券的收益率,是预期收益率,Pi是第一个i证券的回报发生概率。结论是,当预期收益率相同时,标准差越大,证券的波动性越大,风险越大,反之亦然。

当预期收益率不同时,引入另一个概念,即分散。由于基本原理是从标准偏差导出的,因此这里不再重复。 [1]

第二,代表市场风险的贝塔值。我们在第一点中提到的标准差主衡量的是单项证券的风险,而贝塔值的引入主是考虑到了证券组合的风险构成当中不可分散的风险即市场风险。而贝塔值的测算公式从数学的角度来说实际上是利用了标准差的升级版公式即协方差,协方差主是衡量了两组数据之间的相关程度,以此来判断证券组合的报酬率与市场报酬率之间的数理联系,进而判断出不可分散的风险。理论上贝塔值的计算是βi=(σi/σm)ρim,其中βi第i个证券组合的市场风险程度,σi,σm分别第i个证券组合的标准差与市场证券组合的标准差,ρim代表第i个证券组合的报酬与市场组合报酬的相关系数。实际当中β系数可以通过将股票报酬对市场报酬做回归得到,拟合得到的回归线的斜率就是证券的β系数,即β=Ri/Rm。[2]

价值投资理念是华尔街之父本杰明格雷厄姆所创立,在其传世之作《证券分析》当中明确提出了有关投资与投机概念,其中论及投资界老生常谈的收益与风险的问题时结论与传统证券风险分析有着本质的不同,格雷厄姆明确指出收益与风险之间不存在着数学关系,并且认为证券的价格与收益并非取决于对于其风险的精确数学的计算,而是取决于该证券的受欢迎程度,而这种受欢迎程度本身包含了投资者对于风险的认识,但很大程度上还受到如公众对公司和证券的熟悉程度,证券发行与购买的容易程度等。

基于价值投资视角的传统证券风险定量分析思考

[3]并进一步指出,无论是理论上还是实际当中,对投资风险进行精确的计算都是不可能成功的,现实当中并没有所谓的期望报酬率的概率经验表,即使存在也是基于对于历史数据的分析得到了,而历史数据之于未来决策的有用性或相关性的大小还有待考证,其研究范围不同于保险公司对于保单的精确测算,例如人寿保险能够明确的了解年龄与死亡率之间的关系是明确的。而证券的风险与报酬之间的关系则没有如此的确定。[4]

以上笔者对于传统的证券风险理论与量化方法以及价值投资理念下关于风险与收益的关系进行了论述。笔者认为,价值投资理念下有关论述对于我们重新审视证券投资中风险因素的衡量有着非常重的意义。

首先,笔者认为,标准差的计算过程本身就存在着无法避免的瑕疵,这一个公式至少有两个基本假设,第一,计算的人必须能够客观的预测出各种市场情况发生的需求概率,并且准确的在各种概率下发生的报酬率;第二,假定历史数据对于未来的投资决策具有确定的相关性。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根本是无法预测的,这种算法实质上是硬将自然科学当中的数学模型强加到社会问题的研究当中,不可否认的是,目前来说大量的社会问题是无法通过数学来量化的,因为证券的风险当中不仅仅只有报酬因素的影响,还有各种在不同市场条件下的因素决定的,而这些因素又相互的的影响和动态的变化。因此,标准差的方法受到了质疑,后续的离差率、β值的计算自然也就没有了根基。

其次,β值的测算除了上述由于标准差的非客观性导致的不确定性的缺陷以外,笔者也针对实操当中第二种公式进行分析,β的第二种公式是β=Ri/Rm,从公式上来看,存在着明显的逻辑上的可疑性,单个股票的收益率假如大于市场整体的收益率,则该只股票的风险就比市场风险大?这个观点在《证券分析》当中就已经被很好地反驳了,在此,笔者只需举一个例子就足够反驳这一个观点,伯克希尔哈撒韦上市公司每股截至2017年6月5日是249660美元,每股收益率如果从上市之初可以用天文数字来形容,并且这家公司经历了无数次大大小小的金融危机,依然以远远超过市场平均的业绩笑傲群雄,难道说他的风险远远大于市场?这家公司是以价值投资的理念进行风险评估和投资的。

基于价值投资视角的传统证券风险定量分析思考

因此,笔者认为中国的证券行业乃至我们有关的证券专家和学者们有必从价值投资的理念来重新审视目前证券风险量化的指标在实际当中的效用。


上一篇:基于供电公司电力经济运行成本管理研究
下一篇:互联网金融下的移动支付风险分析